之前常听到身边的朋友抱怨现在的孩子很难教,大人们跟小孩们说道理反而被孩子们的单纯道理堵得哑口无言,有时候还会上演一小段十万个为什么的浓缩辩论戏码,想象当时的情景还真的不知该生气还是该庆幸孩子们这么小就已经有自己坚持的立场。

至于目前单身的我当然不会有一套过来人的孩子经,所以对于教孩子的头疼事当然不痛不痒的,直到昨天我才发现养小孩不难,要教导他们如何真正明白当中的道理才是一门大学问,而且我还发现在那个过程中如果少了那份耐心的话,情绪方面会很容易处于暴走的状况,相信我,真的,每一个人本身都有潜藏的疯因子,尤其是在面对自己的小孩。婴儿时期,因为宝贝只会呀呀的说着自个儿的语言,哭闹的时候最让父母抓狂,有时候还会看见妈妈们在一旁很无力的看着宝贝,而宝贝就一直在哭,哭得妈妈心都疼了,但就是不懂宝贝哭的原因,心一慌也就跟着宝贝一起哭了起来,那种情景真的会让人感觉酸酸的,对...就是心里面酸酸的,那只是我的感觉而已,妈妈们的感觉才是最切身的。

宝贝长大识字了,学校的同学各式各样的,问题就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这时候的父母最容易发狂,用发狂这两个字看上去有点恐怖,但是,除了这两个字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词能够表达当时的情况,尤其是他们开始不得不打孩子的时候,一开始我是真的觉得我没权利也没资格插手,毕竟是人家母子的事嘛,想说打了几下就没事了,结果就是根本不会有“打几下”这档事,再加上孩子的顽固更是火上加油,堂妹就好像发了疯一样,就一直拿着藤鞭猛抽,当时的她根本就没发现自己打的力度已经在控制之外了!眼看堂妹已经没法停下来,就只好插手了这事,我喊住了堂妹,让她平伏一下情绪,一边拉起我的侄儿一边要他不准哭,被打了还不准让他哭,好像有点变态,有时小孩会故意越哭越大声仿佛这样就会让打人的住手,其实不然,那样的哭声只会更加惹人厌,不但讨不了便宜,还会下手打多几下,还好侄儿也听话压住了些许,让这孩子做了几次深呼吸,没那么喘了才试着让他清楚知道小孩应该要做的事,说了一大堆道理,我也不知道他明不明白,只知道他一直不出声,就只好把场子交回给堂妹,没想到堂妹竟然把刚才狂飙的怒气完全压了下去,就好像演员换角色一样,转身变了另一个脆弱心灵受了伤的母亲,正在苦口婆心的诱导孩子去了解当中的道理,经过一轮讨价还价过后,决定了处罚做错事的人,今晚不能进房间睡,要睡客厅,侄儿也自动自发的换了睡衣长裤,拿了枕头被子就到沙发去了,小孩哭了后,不一会儿就入睡了,我只好在另一旁完成我的工作。

过了一会儿堂妹就从房里出来,拿了药膏帮她儿子上药去了,忽然听到堂妹轻声叫到:“糟糕了!” 然后就望着我,示意我过去,一看之下我也吓了一跳,侄儿脸上方瘀青了一块,直接的反应就是责怪堂妹为何往他脸上打,不小心的话会影响听觉系统的嘞!这个她当然知道,只是她没印象有打孩子的脸!?唉,我只能说人在发飙的时候通常不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我在想如果在打孩子的时候,多一个人在场会不会比较好,起码在失控的时候还有个人能拉一下,看着我堂妹打了又心疼的样子,会不会全世界的母亲都是这样?!接下来让堂妹头疼的事应该就是要想一下该如何向即将到家的老公解释孩子脸上的伤。

生活难,要把孩子教导好也一样难,为人父母更加难~

創作者介紹

伊之部落

ian19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